小王子: 劉毅的朝聖之旅

 

王力雄

 

 

多年前我剛認識劉毅時,他的作品主要是抽象工筆圖案,每幅畫費時數月,形式感很強。他曾送給我一幅畫,我掛了多年,從未看膩,不斷從中得到愉悅之感。而對很多畫,我看得長了會不想再看。我想,如果劉毅沿著原來的路子一直畫下去,畫會賣得很好,他也可能成為一路畫法的代表,得到學術成功,名利雙收。然而劉毅在可能走向這種成功時,卻讓自己的創作轉變了方向。

 

他開始在精細勾描的和諧圖案上,粗暴地寫下一些突兀的漢字,如“謊言”、“巨貪”、“黑幫”、“發財”等。那種不雅效果讓人感到不舒服,唯美意境遭到破壞,像是過於直白的口號。然而把口號寫在美麗規整的背景上,產生的張力卻給人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象。雖然並不美好,但也許就是劉毅要創造的效果。

 

毫無疑問,在這個流行中產階級口味的年代,劉毅轉型後的作品肯定不如原來的畫好賣。尤其是他投入很多心血創作的“一九八九”系列,那些附庸風雅的“藝術愛好者”和計算投資回報的畫商們,會如同避開瘟疫般繞行而去。劉毅不知道這一點嗎?他居住在上千畫家聚居的北京宋莊,什麼樣的畫好賣,什麼樣的忌諱不能違是基本常識。然而藝術對劉毅不是生意,不是職業,他為自己確定的理念是:堅定立場,克制欲望。這理念對他不只是聲音,而是踐行中跋涉的腳印。

 

沒有人沒有欲望,但很多人卻可以沒有立場。克制欲望是難的,選擇立場並且堅定地持守立場就更難。劉毅同時承擔了這兩種難,他對自己的要求似乎太高。而相反的選擇——既縱容欲望,又放棄立場,會讓很多人感覺舒適。我覺得,人貪圖舒適沒有錯,但是沒有必要再給那舒適披上光環。有人恰恰就要那樣做,非把藝術歸到欲望的陣營,而把立場說成是遠離藝術,靠倒打一耙讓自己更為舒適地藝術,否定任何對立場的追求和堅持。

 

數年轉型讓劉毅走出了上下求索,逐漸把立場和藝術越來越渾合地融為一體。他的系列作品《天安門》、《聖地拉薩》和《大地》已經在很有說服力地展現——震撼人的藝術力量,生長的最深根源正是在立場。在那些作品中,每一幅都可以感受劉毅鮮明且堅定的立場,但卻用的是藝術的表達。藝術表達的立場雖然鮮明,卻無需言說也是不能言說的。那是一種從眼睛直接湧入的衝擊,不必繞行大腦,就能直達人的心靈,激發長久的共鳴。

 

劉毅的轉型不僅僅在於藝術,而且是連同他的人生。他未來的路還遙遠,也一定會有坎坷艱難。但我相信作為佛教徒的劉毅,也會在他的藝術朝聖之旅上最終見到佛,並且親身見證佛的宣示——人人皆可成佛,只要虔誠地修行、修行、再修行。

 

20084

創作者介紹

自焚藏人紀念館

peachthi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